黑道學生

第5章 檔案Ⅲ 雅庫扎·日本

上一章:第4章 檔案Ⅱ 黑社會的博覽地·美國 下一章:第6章 檔案Ⅳ 他們縱橫在地球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vihcoi.live,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日本是一個神奇的國度,特別是在處理黑幫這個環節上,簡直神奇到了極致。因為在這里,黑幫是完全合法的,他們被稱為“雅庫扎”。

以歷史而論,日本黑幫的存在并不太久遠,除了那些古老的武術門派之外,研究者談論起近代黑幫多是以“黑龍會”作為開端的。

在二戰之前和二戰初期,黑龍會作為半官方組織,在整個東亞范圍內發展、壯大,并給整個亞洲的人民帶來了極其恐怖的記憶。

二戰結束后,黑龍會退出歷史舞臺,但它的操作模式卻沒有完全消失,山口組等新銳暴力團體接連誕生,并在一定程度上延續了黑龍會的血脈。

和他們的前輩組織一樣,這些暴力團體從建立之初,就尋求政治人物的參與或者幫助,因此他們雖然保持著暴力的本質,但卻有機會成為合法組織,并延續至今。他們打著國家的旗號作奸犯科,這不能不說是日本社會的一大神跡……

而面對這種令人稱奇的社會現象,我們似乎也可以這樣理解:日本的黑幫正是日本國民性的一種體現——即便是罪惡,也裝作很正經的樣子!

一、丟失的那節小指叫“山口組”

日本,神戶。

這是一幢外形高大的建筑,一眼看上去,和普通的寫字樓并沒有什么明顯的區別。從這里進進出出的人大多西裝筆挺,胸前還掛著名牌。

但是,假如你仔細地觀察一下,那么一定會發現,這里絕大多數人的右手小指都缺了一截。如果你膽子足夠大的話,不妨再隨便抓過一個人來,掀開他的衣服,你還會發現,他的身上一定布滿了刺青。

是的,這里并不是什么正經公司的辦公場所,這是山口組的總部。

和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同,在日本,黑幫是合法的存在。在這個國家,混黑道并不是什么低三下四的選擇,相反,在很多人眼里,只有這些人才真正繼承著日本的武士道精神。

這是一個扭曲的世界,一個扭曲的民族。殘酷的二戰也沒能教育他們,他們的靈魂里依舊充滿了暴力的因子。

讓我們把目光回溯到1915年,依舊還是在神戶市。

一個名叫山口吉春的人與約50名碼頭裝卸工創立了山口組。幫會創立之初,其作用不過是維護碼頭工人的正當權益,但隨著勢力的不斷擴大,山口組的胃口也在變大。與其他幫派的斗爭讓他們一步步確立了在暴力世界的優勢,而花樣翻新的斂財手段則讓他們漸漸成了黑道的新銳。

1925年,山口吉春隱退,由他的長子山口登繼承職位,成為第二代山口組組長。和他的父親一樣,山口登也是一個天生的流氓領袖。在他的統治下,山口組獲得了進一步發展,但同時也與其他幫會結下了很深的仇恨。1939年,山口登為了爭奪營業權,在東京淺草被人斬成重傷,此后身體每況愈下,最終于1942年逝世。

1946年,田剛一雄被選為山口組的第三代組長。田剛一雄擁有超群的統御力及組織力,在他的帶領下,山口組以雄厚的資金涉足演藝娛樂、營造、航空及各行業,并最終成為了全國性的廣域黑社會組織。

田剛一雄死后,第四代組長的遴選使山口組內部分裂。1984年選出第四代組長,繼承者為竹中正久。但這個任命卻造成內部反對勢力“山廣派”不服,他們集體退出山口組,另組“一和會”,與山口組長期對抗達8年之久。

在內亂期間,1985年1月竹中正久遭到暗殺,最后,“一和會”也被山口組徹底瓦解。到了1989年,由原第四代山口組若頭渡邊芳則繼承組長一職,成為山口組第五代組長。

2005年5月,弘田組組長司忍(本名“筱田建市”)繼任第五代山口組若頭。同年7月29日,山口組舉行“直系組長例行會議”,會后正午宣布領幫16年的第五代山口組組長渡邊芳則就任名譽總裁(實質退休),并內定筱田建市繼任第六代組長。同年8月27日,山口組在神戶總本部舉行第六代組長的跡目相続繼承儀式。

以上就是山口組最簡單的發展經歷。表面上,這和其他國家的黑幫組織似乎并無不同,但其實卻并非如此。

首先,山口組作為合法的社團組織,并非警方的打擊對象,除此之外,他們與政界的聯系也很緊密。幾乎每次競選的背后,都有來自山口組的資金和選票。因此,當山口組教父田剛一雄因謀殺入獄時,甚至會有前首相相岸信介和兩位前大臣聯名保釋。而1975年,日本警方在一位山口組大佬的家中還曾經發現過一張巨幅照片,照片上的黑幫頭子正與當時的首相大平正芳舉杯痛飲。

由于合法存在于日本社會,同時擁有政治保護傘,因此山口組也獲得了很大的發展資源。特別是在進入20世紀末之后,山口組加快了企業化的節奏,大力投資正行企業。據日本警方統計,到目前為止,山口組的合法收入已經占了總收入的20%以上。而這個數字在世界各國的黑幫之中,可謂絕無僅有。

有了錢,有了地位,山口組也開始注意自己的形象,除了文身、斷指這些標志性行為之外。大多時候他們都偽裝成正常市民,并參與維護正常的社會秩序。假如有人在街頭尋釁滋事,那么最先趕到的,未必是警察,而往往可能是山口組成員。他們會用最殘酷的手段對付鬧事者以維持自己地盤上的秩序;如果發生了謀殺案,山口組也會像警察那樣不遺余力地調查真相,然后把兇手交給真正的警察。投桃報李,每次政府掃黑前,山口組高級成員都會提前回避。考慮到警方的面子,他們通常會留下幾支槍,方便警察“沒收”。

除了以上這些偽裝手段之外,山口組還把一部分非法所得投入到公益事業中,以減輕社會公眾的指責。據稱在1995年的日本神戶大地震時,日本政府反應遲緩冷淡,而山口組反倒全力提供糧食及民生用品,還給予災民最大的醫療救助。

有了以上這些動作與資本之后,山口組的發展也日漸擴大,并把觸角伸向了海外。據統計,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山口組不斷向外擴張,到目前為止,其海外勢力已經達到四萬多人。而在山口組的海外挺進行動中,臺灣被作為了重中之重。在這里,他們不光發展實業、建立分支,甚至還參與選舉活動。

2004年年底,臺灣“立委”選舉前夕,“立委”候選人曾蔡美佐為了在18名候選人中成功爭到一個席位,竟然去日本,找到山口組來幫忙助選。山口組成員抵達臺灣時,曾蔡美佐親自去機場接機,隨后和6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壯漢,一同坐上了開往云林縣北港鎮朝天宮的車。

經過幾個小時的秘密會談,當天下午3點,曾蔡美佐召開競選總部成立大會。會上,在6000多名支持者的簇擁下,6名壯漢橫站一排,跟在曾蔡美佐后面保護其安全。這6個來自日本山口組的黑幫成員,參與了曾蔡美佐的所有助選活動。據了解,在這6人中,為造勢隊伍帶隊的,竟然是山口組最大的“堂口”——古川會會長濱中勝。

由于廣泛地介入政治,因此在很多時候,山口組都會利用自身資源來左右政局發展,而一旦這種方式受到反對,他們就會立刻露出本來面目,向對手發動最殘酷的襲擊。2007年4月17日,61歲的日本長崎市市長伊藤一長慘遭日本黑幫槍殺。此案發生后,日本警方很快就找到了兇手城尾哲彌,據查證,他正是“山口組”的直系組織“水心會”的頭目。城尾哲彌被捕后,警方調查其殺人動機,他卻顧左右而言他地說:“這一切只是因為對市政府的糾紛、爭吵感到非常惱怒。”

二、從鶴政會到稻川會

稻川會原名鶴政會,成立于20世紀30年代。其第一代首腦為鶴岡政茨郎,總部及活動范圍起初局限于神奈川縣,主要經營賭場。

1937年,一位名叫稻川圣城的年輕人來到鶴政會的賭場賭博。由于其賭術高超,因此被正在那里的鶴岡政茨郎“慧眼識英雄”,不久稻川就成了鶴政會的一員干將。

加入鶴政會之后,稻川發揮自己的優勢,幫助鶴岡經營賭場,使之生意十分興隆。1938年,鶴政會因為賭場利益與另一黑道組織“關根組”發生流血沖突。在這場沖突中,稻川圣城力挽狂瀾,不光救出了被圍困的鶴岡政茨郎,還一舉擊敗了對手,奠定了鶴政會在這一地區的優勢地位。

立下了戰功之后,稻川圣城搖身一變,成了鶴政會的二號人物,并開始擁有自己的人馬,而鶴政會的地盤也在他的努力下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擴張。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由于與政界關系不好,缺乏根基,鶴政會被解散,一度陷入低谷。

1956年,稻川圣城經過精心策劃,在熱海重建鶴政會,并親自主持該會的實際工作。重建后的鶴政會仍然主要從事賭場的經營活動,并且在日本政界積極尋找靠山。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日本右翼領袖兒玉譽士夫參加了稻川圣城他們的一系列活動,并與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作為頑固的右翼分子,兒玉譽士夫將鶴政會當成了自己的私募軍隊,并利用自己在政界的人脈關系,為其發展掃清了障礙,也就是在這一時期,鶴政會獲得了合法身份。1960年,兒玉利用其鎮壓“反對安保條約”斗爭的進步示威群眾之機,通過日本政府向鶴政會提供了大批武器裝備。出于報答,稻川圣城則出動了1萬名打手“協助”日本警察“維持秩序”。

1964年,為舉辦奧運會,日本政府決定在全國范圍內打擊黑社會勢力,稻川圣城因為經營非法賭場而于1966年被判刑3年。出獄后,兒玉譽士夫再次積極為稻川奔走,于1972年成立了新組織——稻川會。在人員組成上,稻川會繼承了鶴政會的一切資源,而在行政身份上,他也獲得了合法存在的地位。

自此之后,稻川圣城一面配合兒玉的右翼活動,另外一面則大力發展組織,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使稻川會獲得了與山口組分庭抗禮的勢力。

和許多黑道組織一樣,稻川會建立之后,也設立了一套完善的財政制度,在這其中,分支組織的貢金則是幫會的主要收入。大概是由于賭徒出身的緣故,稻川圣城在日本黑道屬于有名的斂財高手。無論是對外人還是對自己人都壓榨到了極點,而這種做法也多為當時的黑道人物所詬病。

1975年,稻川會內部發生了日本黑社會史上罕見的訴訟風波,其下屬暴力團“新本組”控告稻川會事務局長對其進行激烈恐嚇。

此事的起因是以花月賽車場為勢力范圍的“新本組”,拖欠每月必須上交給稻川會總部的貢金,累計達400萬日元。向來“幫規”森嚴的稻川會很快就采取了行動,“新本組”新組長新本年夫因此去向不明,法院接到訴狀后,即著手調查。其后,稻川會事務局長以激烈恐嚇罪被警視廳逮捕,東京地方法院于1976年一審做出稻川會事務局長有罪的判決。但稻川會向東京高級法院提出上訴,認為稻川會向其下屬組織征收貢金是暴力團的老規矩,該事務局長是征收貢金的責任者,他向“新本組”征收貢金是行使正當權力。東京高級法院于1977年再次做出判決,指出即使在組織內必須交納貢金,按理當然要執行,但若這種征收方式有害于公共秩序和良好的社會風俗則無效,稻川會犯有恐嚇罪,征收貢金的正當權利在法律上也就不被承認,從而駁回了稻川會的上訴。

“新本組”雖然打贏了官司,但心里并不踏實。懾于稻川會的聲威,又考慮到新本年夫仍舊下落不明,擔心他有性命之憂,萬般無奈,只好低聲下氣到總部賠禮道歉,又多送了許多貢金,才使新本年夫平安回到家中。

1985年10月,稻川圣城功成隱退,就任最高地位的總裁,以確立絕對的領導權。其子稻川裕纮擔任稻川會理事長,而會長一職則由幫會元老石井隆一擔任。

和稻川圣城一樣,石井隆一對幫會的發展也起到了極大的作用。在他的掌控下,稻川會進一步加強了與日本右翼勢力的聯合,同時又和日本第三大黑幫“住吉會”結成同盟,共同對抗山口組。

1990年9月,自民黨總裁金丸信訪問朝鮮,立即遭到20多個右翼團體、近200名右翼分子、30多輛宣傳車的攻擊。他們謾罵金丸信是“搞卑躬屈膝外交的典型”等。金丸信請“稻川會”理事長稻川裕纮前去斡旋,并讓石井去當說客,終于阻止了右翼的攻擊活動。對此,右翼團體“全日本愛國者團體會議”議長志賀敏行說:“石井成了金丸的防波堤。”

1990年10月,稻川裕纮繼承第三代會長,并開始施行直參制度。在稻川裕纮執政期間,稻川會調整了自身的發展方向,加速企業化進程,并大力緩和與其他敵對幫派的關系。1996年9月26日,稻川裕纮與第五代山口組組長渡邊芳則結為義兄弟,稻川會自此進入了穩定發展的階段。

2005年5月29日,稻川裕纮在東京病逝。2006年,稻川會發起“定例會”討論繼承人選問題,內部意見分歧而出現分裂的態勢。一派支持角田吉男(原特別顧問),另一派支持前會長的長子稻川英希(原本部長)。兩派于2006年7月19日這一天,分別在橫濱市及熱海市兩地同時舉行第四代會長的繼承儀式。

面對幫會即將分裂的狀況,久已不問政事的稻川圣城再次出山,最后在其強勢運作下,由角田吉男勝出成為第四代會長,而稻川英希則被預定為第五代會長。

三、國立暴力團——住吉會

2000年4月20日,釣魚島。

一伙頭綁國旗的日本青年強行登上了我國領土釣魚島。在其長達一天的活動中,他們先是進行了一系列丑陋的宣誓,進而又建立了一座小神社。并聲稱:“建神社的目的之一是祭祀戰爭期間在島上餓死的居民。”而據新華社事后報道,這伙青年人全部來自于日本著名的右翼團體“日本青年社”,其最高顧問正是日本黑道領袖、住吉會代表城政夫。

住吉聯合會是日本三大黑道組織之一,也是日本關東地區最大的團體。住吉聯合會的總部在東京,最高首領一般不稱組長,而是稱代表。與山口組和稻川會所不同的是,住吉聯合會實行集體領導,最高層下放部分權力給下屬,下屬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權限。

住吉聯合會大約形成于1920年,明治初期,浪人“伊藤松五郎”在東京芝浦一帶,集結賭徒組成幫會。由于“伊藤松五郎”是在東京日本橋“住吉町”出生,日本早期黑道習慣把初代的人“或地名冠上“一家”,所以其幫會便以“住吉一家”為名。而后,住吉一家改為住吉聯合會,并由“倉持直吉”繼承,但倉持直吉本人過于持重,沒有多大魄力,主持住吉聯合會幾年來未有大的“進取”,好在倉持直吉也有自知之明,當他認識了搬運工阿部重作后,認為此人有本領,比自己強多了,以后能有大作為,于是倉持直吉就把自己的位子讓給了阿部。而阿部重作果然不負厚望,幾年滲談經營,穩步發展,終于使住吉聯合會的勢力有了飛速的發展,到二戰結束時已成為關東地區少數幾個大黑道組織之一。

1949年,駐日美軍總部強令住吉聯合會解散,但其主干力量并未消失,暗中仍有活動,并于1958年建立了港會。1963年港會改稱住吉會,但到了1965年.因日本政府取締黑道組織,住吉會又一次解散。但到了60年代末,城政夫擔任代表以后,住吉聯合又得以復活,并不斷招兵買馬,最后發展到有113個團體,注冊在案的幫會分子便有近七千名,勢力達一都一道一府17縣。

在住吉會的發展歷史上,極端、血腥是其最明顯的標志。雖然在人數上他們與山口組、稻川會無法分庭抗禮,但是在手段上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的企業化進程并不完善,但暴力能量卻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2007年2月15日上午9時20分,山口組國粹會會長工藤和義的家中,下人像往常一樣把早餐送上2樓,一推門,竟發現工藤倒在沙發上,頭部流著血,右手還握著一把手槍。下人走近一看,這位日本著名的黑社會頭目已氣絕身亡。警方在勘察位于東京臺東區橋場的現場后初步斷定工藤是自殺。

時年70歲的工藤和義自1991年起擔任國粹會會長,這一現有約1000名成員的黑幫總部位于東京臺東區,原屬“關東二十日會”。在加入山口組之前一直接受日本三大幫會之一的住吉會掌控。2005年,國粹會突然反水,加入日本最大的黑幫山口組,作為回報,會長工藤成為了山口組最高顧問。

然而叛徒并不是好當的!

在工藤和義叛變之初,由于日本政府的管控,住吉會并未做出過激舉動。但隨著事件不斷發酵,仇恨的力量也變得越來越強。

2007年2月5日和6日,東京的使館區六本木和商業區澀谷等地接連發生黑幫槍擊案件,目標直指國粹會。而據日本警察廳介紹,這一系列暴力案件其實都是源于住吉會與山口組的地盤之爭。而作為導火索,住吉會所屬小林會向國粹會租借了六本木一些地盤,不久前,國粹會要求提高租金并歸還管理權,遭到小林會拒絕,一場血腥的黑幫仇殺因此展開。

按道理講,如果此時工藤和義能選擇忍辱負重的話,事情也許就過去了。但是日本人一貫的好面子卻使這個老頭兒不顧一切地發起了反撲。就在國粹會的地盤遭到槍擊當晚,住吉會成員杉浦良一被兩名騎摩托車的槍手打死在他乘坐的汽車中。

工藤和義的這次反擊,打破了日本黑道持續了1年多的平靜。緊接著,住吉會不顧警方勸阻,接連出動本部打手,對國粹會發起了一輪又一輪的攻擊。最為嚴重的一次,甚至糾集了上百人對國粹會幫眾進行圍攻。

《朝日新聞》報道說,在2月6日的槍擊案結束后,7日,由于恐懼住吉會瘋狗一般的攻擊,山口組幾名干部從關西來到東京,到小林會要求和解。小林會承認六本木的地盤是從國粹會租借的,愿維持雙方既往的關系,而山口組也承認手下參與槍殺小林會成員,并向對方支付數千萬日元作為賠償。

2月8日,住吉會和山口組分別打電話給日本警察廳,稱雙方已經和解。而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和解條件中還包括工藤和義辭去國粹會會長這一條,以及對六本木地區地盤權益的劃分,而《讀賣新聞》則報道說,小林會在談判中曾強烈要求處置工藤,并做出了不死不休的威脅。

兩大幫派達成妥協的消息讓日本警察廳和媒體都松了一口氣,可在短短一周之后,工藤和義就在家中飲彈自殺,這讓人們剛剛放松的神經再次緊張起來。2月15日,日本共同社、《朝日新聞》、《讀賣新聞》、《產經新聞》及TBS電視臺等媒體在第一時間報道了工藤自殺的消息。不過,大多數媒體認為,工藤是因被追究槍殺小林會干部、挑起黑幫火并的責任而自殺,實際上是黑幫爭斗的替罪羊。換個角度來說,即便是有山口組撐腰,工藤和義還是無法對抗兇悍至極的住吉會。

除了以上這種極端的政治訴求和血腥的暴力手段之外,住吉會還矚目于海外擴張,但由于在經濟實力上無法和山口組相提并論,因此住吉會的觸角也多限于周邊國家和地區,比如臺灣,就是其最主要的滲透地點之一。

2005年5月29日,在臺灣“黑幫教父”——素有“蚊哥”之稱的許海清的葬禮上,63歲的日本人野口松男頗為引人注目。他當時率20名身著黑衣的男子參加葬禮,自稱與“蚊哥”私交長達30年,特地來送他最后一程。野口松男還頗為感性地說:“將來也要到天堂找他(指許海清)喝喝茶。”不僅如此,野口松男在葬禮后還無所顧忌地率部下在公開場合亮相,甚至出席記者會,這引起了臺警方的高度關注。

經臺警方調查發現,野口松男的真名是坂卷松男,本是住吉會野口分會的會長。以前每隔一兩個月就來臺灣一次,這次是使用化名來臺。甚為惱火的臺警方,立即將“野口松男”和另外4個日本黑幫分子列為不受歡迎人士,并禁止他們今后再來臺灣。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在被轟出臺灣后的第三年,2007年,竹聯幫大佬陳啟禮去世。野口松男居然再一次表示希望能出席葬禮。所幸這一次,日本方面,山口組組織了眾多大佬前來上香,作為敵對勢力的野口先生才不得已訕訕作罷,而他所主導的“葬禮外交”也只能告一段落了……

X單元·江湖影像

推薦一:《無仁義的戰爭》導演:深作欣二

內容簡介:本片根據山口組(戲中改為山守組)組長獄中手記改編,講述戰后廣島黑幫30年的斗爭史。當時日本黑社會處于權力真空的混亂狀態,黑幫為了爭奪地盤,展開了日本史上最慘烈的黑道戰爭。退役軍人廣能昌三誤打誤撞加入黑幫,成為山守組得力助手。他被派往刺殺候任議員,與另一勢力土居組發生沖突,但土居組的小頭目諾彬是廣能的結義兄弟,情義兩難下,廣能決定鋌而走險……

簡評:深作欣二出生于1930年7月30日,被譽為日本的暴力電影宗師,幾乎每部影片都會涉及到或多或少的血腥殺戮。而其最為出名的作品當數這部1973年拍攝的《無仁義的戰爭》,本片以廣島的黑幫之間的權益更迭為大背景,反映了當時戰后混亂的社會秩序,一經推出立即受到世界范圍內的廣泛關注,影片以血腥暴力的寫實場面映襯了江湖背叛的慘烈。其后更是借此勢頭連續拍攝了四部續集,“嗜殺”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影片的美工相當考究,老板從街頭收保護費的小混混,攀附著議員一步步變成豪華游艇俱樂部的老板,再變成全市最富有的大商人。昔日的窮街陋巷逐步變成繁華的街道,黑幫成員的衣著從復員軍人的軍裝,到日本傳統的短打扮,再到西裝筆挺的黑道大佬,戰后十年的變化在影片中被描繪得絲絲入扣,散發著強烈的現實氣息。影片的旁白不時道出世界大勢對于本地的影響,所有這一切,都使得本片強烈散發出一種“黑幫史詩”的霸氣。

2001年,日本電影旬報評選出百大佳片,《無仁義的戰爭》位列第八。

推薦二:《花火》導演:北野武

內容簡介:刑警西的妻子美幸得了不治之癥,而好意讓他去探望妻子的搭檔堀部則在任務中中彈負傷從而下半身癱瘓。西在一次逮捕行動中處理失當,又導致后輩田中喪生。西引咎辭職。為了給殘廢的堀部提供畫具,為了向田中的遺孀提供生活費,為了讓美幸在剩下不多的歲月中過得幸福,西向黑社會借高利貸。無奈之下,他搶劫銀行還債。

西和妻子一同外出旅行,而黑社會卻追著他索討利息,不愿讓人打擾妻子最后的時間的西一一殺死前來追債的人。后輩中村刑警前來追捕他,西拜托中村給他一點時間。在寧靜的沙灘,西為妻子放起了焰火,在燦爛的天空下,他自己動手選擇了人生落幕的方式……

簡評:作為北野武的代表作之一,《花火》帶給他的是長久的口碑。在這部影片中,黑社會其實只是道具,是現代社會中生活壓力的極端代表。

影片中西因受到生活上不斷的打擊,以及內心愧疚與自責心理的作祟,導致西逐漸走向極端,用暴力與隨心所欲對自己的生活進行報復與還擊,最后在西的身上清楚地看到了面對死亡時的灑脫與干脆,當一個人心無所依、心無所戀時,也許也就只有死亡才是生的唯一解脫。西面無表情地殺人,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也許唯有這樣才能宣泄出他內心的不平衡感與內疚感。

這是一部將靜與動完美結合的電影,靜是那一張張美麗而富有生機的畫卷,動則是沾滿鮮血的拳頭與槍,動靜結合,惟妙惟肖。北野武將自己影子投射在西的身上,將生與死進行了一次獨特的解剖,為我們展現出了北野武式的生死觀,影片最后,在清新動人的音樂中,突然傳來兩聲刺耳的槍聲,對于他們來說,這不僅是一種解脫,也是一種重生。

(本章完)

全球黑幫花名冊小說的作者是許苗,本站提供全球黑幫花名冊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全球黑幫花名冊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 www.vihcoi.live

上一章:第4章 檔案Ⅱ 黑社會的博覽地·美國 下一章:第6章 檔案Ⅳ 他們縱橫在地球

2018-2019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HeiDaoXS.COM .

最后的黑道 不良之無法無天 黑道學生4病魔纏身 殺手巔峰 黑道公子2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